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维修与保养 > 铁靴烈酒:弯道激情

铁靴烈酒:弯道激情

发布时间:2018-11-29内容来源:未知 点击:

机舱内传来了机长广播的声音,“乘务员请注意,我们将在10分钟后降落”。紧接着Bing的一声,头顶上面的安全带指示灯亮起,我前面一位坐在过道旁边的先生刚好望向机尾的卫生间,脸色瞬间变得紧张起来,不知是应该起身前往还是等待降落,to pee or not to pee,纠结如此,想必他一定是一个英国人。

透过窄小的窗户望向窗外,在过去的几小时我们掠过了太多美景。西班牙山区旖旎的山路是最让人觉得可惜的,尤其是我一路都在想象坐在保时捷718 Cayman GTS方向盘后面、右手轻轻搭在换挡杆、轻巧地掠过弯道的状态,好在我们马上降落马拉加Malaga机场,一小时内就能实现了。规划这次行程时我只大致地看了看地图,我想,阿尔沃兰海以北,比利牛斯山以南,只要在西班牙就可以;看看日程表,周二返回伦敦即可。与718的相处可以随性一些,刻意的安排多没劲。

两天半看起来足够用。我们打算从英国飞往西班牙,然后带着718 Cayman GTS返回英国。理想的拍摄区域在马拉加东部的内华达山脉国家公园,但我无法说服保时捷将车辆送到离国家公园更近的地方。即便我们飞机抵达后立即开车前往,到达之后恐怕太阳也落山了,周一一天的拍摄满满当当,意味着周二我们要一整天穿越整个西班牙和法国返回英国,看似可行,实际却有无法得到足够素材的风险。于是我决定在西班牙和法国的边境另选地方,仔细看了下地图,那些恰好集中有各种蜿蜒的山路,既然如此,我们的目标也变得清晰起来——比利牛斯山。

缓缓降落马拉加机场。西班牙建筑设计师Bruce Fairbanks赋予马拉加T3航站楼干净整洁的风格,与大家对于西班牙的印象大相径庭。透过洁净的玻璃我看到了航站楼外等待我们的保时捷718 Cayman GTS。有人可能会说,GTS一般都是那些买不起GT3、GT2人们的首选。我承认他们说的不无道理,718 Cayman GTS只比Cayman S多了11kW,扭矩甚至都没有变化,只有在选装PDK双离合变速器时才会获得额外的10Nm,这些变化很难让718 Cayman GTS完全与普通Cayman车型区分开来,无论是在开放道路还是在赛道上。但我们也知道GTS其实很善于伪装性能,更何况我们拿到的718 Cayman GTS还额外选装了能够降低簧下质量、价值5200英镑(约合人民币4.5万元)的碳纤维-陶瓷制动器以及降低20毫米车身高度的PASM运动悬架。

在旅程的第一段718 Cayman GTS没有表现出任何特别之处。除了发动机声响有些粗糙(更像是这个机型的通病)外,好像并没有跟其他Cayman有什么差别。反倒是路上的落日让人印象深刻,还有一台一闪而过的雪铁龙C4 by Loeb(雪铁龙,你确定这就是你致敬一个伟大车手最好的方式?),仅此而已。当我们完成900公里长途跋涉,在晚上11点最终到达阿拉贡小镇巴尔瓦斯特洛的时候,我确信718 Cayman GTS出色地完成了GT的任務,明天我们就来看看它S的表现如何。

周一清晨,我在酒店门口情不自禁地抖擞了下羽绒衣,外面空气凌冽,意味着我们已经远离温暖的西班牙南部。小镇还没有完全醒来,一切都仿佛是静止状态。有那么一阵子我有些犹豫要不要用粗糙的四缸机声音打破这一宁静,尤其是灰色的停车场墙壁会起到共振器的作用。果不其然,点火后四周皆是水平对置4缸机那有些沙哑和粗糙的低音,周遭充满问号。

开出地库,随着转速和负载的变化,发动机的声响也变得有所不同。声线虽然不好听,却难以混淆,即便是把它与斯巴鲁那些水平对置四缸机放在一起也能区别出不同之处,一瞬间你会相信保时捷果然自带光环。载上摄影师,我们再次沿着N-230号公路北上。这条公路一如设想,宽阔、平整,弯道连着弯道,正好是享受718 Cayman GTS的好机会。

天还是蒙蒙亮,我也没有完全摆脱睡意,所以并不急着激烈操作,只是想保持一个适中的速度,静静地体会下整车的特性。如此理智的驾驶方式其实不是我的试驾风格,但我很好奇方向盘要表达什么。

我不止一次听人说到“弯道前能够倾听你的指令才是出色的车型”,718 Cayman GTS的确能做到这一点。方向盘上一个细小的动作就能引起前轮反应,虽然反应同样细小,但非常坚定。然后便是车身重量的转换,轮荷变化,姿态变化,瞄准下一个弯道,真的是一种与路面紧密联系的感觉。随着轮胎温度逐渐升高,夜色褪去,我终于可以集中注意力跟随弯道。突然发现这条穿梭在悬崖峭壁之间山路的右手边就是一个名叫Panta d’Escales的水库。我们选择天亮前动身的原因是这是仅有的几条连接西班牙和法国的山路,担心往返两国的大卡车给我们造成困扰。在别利亚Viella拐上比利牛斯山的山口公路,在看到Open的路牌前我一直担心这一段还因积雪没有开放,还好还好,看来我们能够按照计划行事。

驶上山路,副驾驶座上的摄影师终于不再迷糊了,我和他打趣道:“听说西班牙人在比利牛斯山区散放了棕熊”;“是吗?它们应该在冬眠吧”;“当然了!那是它们的天性,应该还是安全的”。反正,下车拍照的又不是我。

我们最初看到的是山顶和散布在山腰中的滑雪度假村,穿过这些村庄,眼前便是一条平坦宽阔的山路,靠近悬崖的一侧还有赭色的岩石阻挡。但随着海拔升高,路面越来越窄,最后变成了一条穿梭在树林中的蜿蜒小道。

调头弯当然让人享受,尤其是718 Cayman GTS还有不少转向过渡的特性,可以依靠标准配备的LSD限滑式差速器多制造一些车身偏转角。两个调头弯中间的直道则可以表现718 Cayman GTS的底盘功底,出弯-加速-减速-入弯,718 Cayman GTS轻松地在前后左右之间变化重心。路面不均匀的凸起更是将重心变化扩展到垂向上。

爬上海拔2072米的Port de la Bonaigua山口,我终于明白这条公路为什么会在豪雪的一季冬天后还能保持开放:山顶坐落着一座滑雪场,路旁便是设施齐备的酒店、雪具租赁中心以及缆车站。清晨的山顶还是一片寂寥,凌冽的山风把脚冻得都有些生疼。我又钻进了718 Cayman GTS,摄影师同志,祝你好运。

山口的另外一侧则没有雪场,显得更加冷清,路面一如上山路段一样平整,似乎更适合快速行驶。下山的道路穿过各种扭曲的岩石,不由地让人想起罗马尼亚著名的Transfagarasan山口,只不過这里没有红白相间的路肩石。718 Cayman GTS的表现实在太出色了,加之这里的路面状况比罗马尼亚的公路好太多,不禁要感叹这并非普通的山路,而是718 Cayman GTS平衡性的标尺。穿梭在调头弯的718 Cayman GTS突然在一处被人忽视的冰面上打横,车身滑动、方向反打都显得如此自然,修正的反应如此顺从,车身似乎充满警觉,所有的响应都显得很轻松,没有什么能让人畏惧。

再次抵达山谷,弯道消失,调头重新上山。原因有两个:我们亲爱的摄影师还在山顶,估计现在已经在与棕熊作斗争了;更重要的是,山路才是718 Cayman GTS的舞台。尤其是在经历过一遍弯道后,我想可以冲击更快的速度,虽然追求绝对的速度有些幼稚,更快的节奏才是我想要的。上山时我终于发现涡轮增压发动机的优势,它能够提供更为宽广的扭矩输出区间,因此我们可以在同一个挡位中享受更长的加速过程;而不必像自然进气发动机一样,始终手忙脚乱处于不停的换挡操作中。

当然这也意味着你不再那么频繁地出入保时捷那让人着迷的高转速区域,我们大可以保持挡位不动,将718 Cayman GTS的转速长时间保留在中高区域。随着海拔和坡度逐渐升高,我发现718 Cayman GTS涡轮增压发动机的红线转速区间同样让人着迷。发动机的动力输出源源不绝,毫无乏力感,以绝对的速度冲击一个又一个弯道,悬架的表现如此出色,没有任何理由懈怠。每次你接近极限区域时718 Cayman GTS都似乎能给出更好的响应,让你不再担心极限的问题。

718 Cayman GTS比上一代Cayman GTS更快已是不争的事实,只是在声线上它还不能完全像上一代车型一样竖起你脖颈的汗毛,致敬这美妙的风景。而且上一代Cayman很难称得上是你所想要的一台Cayman。它冷漠,虽然可能这并非一定是缺点,但至少在价格上如此。不过,718 Cayman GTS完全保留了上一代Cayman的独特感受,出色的悬架匹配鼓励你探寻更多极限,你会体会到来自脚下以及后背的自信,外加这般出色的路面,完美的综合体。事实上,这段山路远超过了我之前的设想,在接下来的时间中我上下刷了几遍两侧的山路,说实话,每一次都会有新的发现。

在黑夜降临、温度降低之前,我们停止了找寻718 Cayman GTS极限的尝试。最后一次将车横在山顶的公路上,四周皆寂,无赖无声,唯一的声响来自冷却液循环。接下来的一天我们开着它再次翻越比利牛斯山,穿过整个法国,躲开拥堵的巴黎而是绕道勒芒Le Man与鲁汶Rouven到达依然阴雨绵绵的英国,毫无亮点。所以我想就让我们的故事在这这比利牛斯山结束吧,落日将天空染上粉色和橘黄的色彩,映衬在面前布满积雪的山坡上,甚是美丽。

太阳落山后山顶的温度降得很快,我不由地缩了缩身子。我并不排斥寒冷,它让我们保持警觉,拒绝慵懒。只是如果在夏天,我们至少还有5-6小时的光照可以享受,而且在滑雪场关门之后,这里的山谷可能会更加清静。看来这是个再回来的好借口,或许那时候保时捷就有一台自然进气的Cayman供我们体验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Here Is AD 250*250 !